王胜地(右)和研发人员在实验室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经历了一次创业失败后,2014年8月,王胜地还是决定卖房创业。他要研发生产出一款最适合中国孩子的纸尿裤,改变大多数年轻妈妈不放心国产货,海淘纸尿裤的现状。

他卖了自己位于北京二环内90平方米的住宅,那是他唯一的房子,400万元的房款成了创业起步资金。虽然房价一直攀升,同等住宅价格已经超过千万元,但是王胜地始终相信自己的选择,他说:“人生的价值不该只和房子挂钩,要相信自己奋斗的力量”。如今,这款名为“爸爸的选择”的纸尿裤销售额突破1亿元,成为国产纸尿裤品牌的佼佼者。

从北京二环搬到五环开始租房创业

2004年,王胜地从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先进入一家国企工作,后在长江商学院、美国康奈尔大学求学。在美国时,总有人让王胜地帮忙带纸尿裤,他觉得丢人又无奈,“又不是什么特别高科技的产品”,更何况那些千里迢迢带回国内的纸尿裤并不完美,让婴儿红屁股等现象时有发生。在日本出差时,他亲眼看见很多中国人在抢购纸尿裤,“这让我觉得挺可悲的,中国消费者的尊严呢,为什么我们没有过硬的产品?”

他和清华大学毕业的两位朋友一拍即合,决定研发一款专为中国宝宝设计的既安全又舒适的纸尿裤。创业初期最需要钱,但王胜地不想拿投资,因为想好好打磨产品,担心拿了投资会“被牵着鼻子走”,变得急功近利。他想到了卖房。

那套房子是王胜地大学毕业两年后用自己攒下的20万元首付款买的,一住五六年。卖房并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尤其是卖了房去创业。家里人一开始不同意,他的父母像中国大多数家长一样希望儿子找个高薪、稳定的好工作。

“卖房的那4个月我常常喝酒,每天都在犹豫,每天都很痛苦。”虽然房子已经在中介公司挂牌待售,可每当有人来看房时,王胜地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说服自己的是他心里总会响起的声音:“人不能因为一套房子而放弃自己的理想”,家人最终也尊重了他的选择。

至今,王胜地还记得搬出房子的场面,一些家具扔掉了,一地杂物,自己连户口落在哪儿都不知道,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但随即又被巨大的创业热情淹没了。他从繁华的二环搬到五环,在一座厂房里开始了创业,并在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住。

自己住的可以凑合,但是对于产品王胜地追求完美。他把纸尿裤比作“女神”,他希望她有最漂亮的眼睛、鼻子和嘴巴,意味着纸尿裤要在不漏尿、轻薄、透气等各个方面精益求精。为此,公司近50%的经费花在研发上。他们买来市面上所有口碑好的纸尿裤比对,找到每种材料最牛的供应商,生产中监测每一道生产工序并反复调试。一个小小的纸尿裤上,“爸爸的选择”研发出了7个专利。以第二代极薄纸尿裤为例,实验室团队累计尝试原材料300余种,开发了13种纸尿裤新结构,光是每次片料打样就用掉了40多万片。

王胜地曾经处理了200万元的不合格品,“销毁后大概有几卡车。如果我自己不狠心,难道自毁长城给别人机会成就国产品牌吗?”

卖房创业“风险很大”,但要相信自己奋斗的力量

虽然公司目前运转良好,但是王胜地坦言卖房创业“风险很大”,创业第一年“钱基本被打光了”。一年里他跑了100多个展会,先后拜访了上千家母婴门店。为了节省时间,他总是选择夕发朝至的火车。在广东他自学粤语和母婴店老板沟通,在哈尔滨摔跤导致手指粉碎性骨折还在继续赶行程,每天工作18个小时更是常态。

王胜地有5个手机,分别对应着不同的人群,平时电话声总是此起彼伏。在“爸爸的选择”微信公众号上,留着王胜地的电话,员工、供货商、消费者都可以找到他。他自称“首席客服”——直接倾听消费者的声音,改进调整产品。熬过了创业瓶颈期,“爸爸的选择”终于成了中国妈妈首选的国产纸尿裤品牌。如今,全国有5000多家母婴店都在售卖该产品,天猫和京东也开了旗舰店。

“我要把中国的日化企业做到世界500强!”这是王胜地创业的初心,至今未改,“如果对自己的产品都没有信心,怎么能让消费者有信心?”他认为,以国内现有的技术水平和产业链,完全可以研发生产一款世界最高水准的纸尿裤,“只是之前中国没有足够大的品牌去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我们希望改变消费者对国内品牌的认识。”

在王胜地创业风生水起的同时,房价一直在涨。他偶尔也会留意网上的段子:“有的上市公司一年利润买不起北上广一套房”“工作干得再好不如房子买得早”等。他认为,当下应该有更多年轻人敢于卖房创业。在母校北京大学演讲交流时,面对学弟学妹好奇的目光,他总会说:“生活除了房子之外还有诗和远方,要相信自己奋斗的力量,面包总会有的。”

直到今天,王胜地依然没有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