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日本复兴大臣今村雅弘在福岛问题新闻发布会上“发飙”。面对记者的连连逼问,今村雅弘恼羞成怒,出言不逊。

福岛核泄漏事故发生距今已有6年,对于事故造成的恶劣影响,日本政府多次含糊其辞、三缄其口,置他国甚至本国民众的生命安全于不顾。

日本复兴相今村雅弘(网页截图)

恼羞成怒!日本复兴大臣福岛问题新闻会发飙

4月4日,日本复兴大臣今村雅弘在新闻发布会上,就日本政府对2011年3月“东日本大地震”灾区的重建工作进行说明。

日本法院上月作出判决,称中央政府和福岛核电站运营方对福岛核泄漏灾难负有责任。在新闻发布会现场,有记者援引判决,询问政府采取了哪些措施来帮助那些“自愿撤离(不安全区域的)人员”。

今村雅弘回答说,日本中央政府已经将此事委托给更了解当地情况的地方政府处理。他还表示:“这是他们(自愿撤离者)自己的责任,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记者继续追问道,一些仍流离失所的人发现他们已无法再回到原来的地方了,政府是否应该在照顾这些人方面承担更多责任。这时,今村雅弘猛地一推演讲台,向提问记者大喊道:“我们正在承担责任。你为什么说这么粗鲁的话?”随后他用手指着这位记者嚷道:“收回你说的话!从这里出去!”

当天晚些时候,今村雅弘为自己的行为道歉,说自己当时有些“情绪化”了。

福岛县南相马市,核污染物堆积场。(新华/美联)

触目惊心!日本还做过哪些“匪夷所思”的事?

福岛核泄漏事故发生已有6年,当地重建任务仍然艰巨。在“除染”人手不足、政府监管不够的情况下,一些日本企业打起了难民的“歪主意”。

据日媒爆料,2014年底到2015年初,两名孟加拉国籍男子在进行难民申请时,日本某公司谎称只要愿参与清除核辐射污染工作就可以延长签证。两人信以为真,于是被派到福岛县从事相关工作。然而工作结束后,用工单位已人去楼空……

日本时事社评论称,由于日本劳动力短缺,对外国“廉价劳动力”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利用外国人不熟悉日本劳动法的弱点“恶性雇用”已成普遍状态。

日本网友则认为,无论如何“除染”工作都不能成为接受外国难民的交换条件。有网友感叹:“我居住的国家,已经堕落至此。”

日本政府不仅罔顾他国民众人权,就连本国民众的生命安全也不放在心上。

《朝日新闻》2012年披露,核泄漏事故发生后,美国能源部曾出动驻日美军2架搭载有放射能测定仪器的侦察机,对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45公里范围进行了飞行测定,并根据结果绘制出一份详细的核污染地图。而日本政府在得到这张地图后,并没有立刻对外公布并采取相应措施,导致大部分难民选择了核污染最为严重的浪江町和饭馆村等西北地区进行避难。

此事曝光后,日本民众极度愤怒。有舆论批评说,日本政府这一做法是一种极罕见的严重失职和对公共安全、国民生命健康安全犯下的不可原谅的罪行。

此外,多项研究显示,放射性污染对海洋鱼类、生态系统和食品安全带来的不良影响广泛而深远。例如,福岛附近海域的鲪鱼体内放射性铯浓度依然很高;在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30公里海域内,一种名为疣荔枝螺的小型海螺已完全不见踪影。

2011年3月14日拍摄的卫星照片显示: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3号反应堆爆炸后冒着浓烟。(新华/法新)

三缄其口!政府对灾难的掩盖比灾难本身更可怕

由于日本对部分受污染地域食品的监控不及时,导致一些放射物超标的食品流入市场。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3月16日表示,“日本政府在过去6年里对福岛核泄露问题要么讳莫如深,要么闪烁其辞,对日本国内外的担忧始终没有给出一个令人放心、让人安心的答复。我们敦促日本政府本着对国际公共利益高度负责的态度,切实履行相关国际义务,及时披露准确可靠信息,不做危害海洋环境安全和他国民众健康的事。”

自核事故发生之日起,日本方面就多次出现信息公布不及时、不完整甚至前后矛盾的情况。日本政府有意无意对事实淡化处理,几乎成为相关国际机构和专家的普遍观感。

福岛核事故作为人类历史上仅有的两次7级核事故之一,各国专家对其影响仍知之甚少。国家形象、食品安全、观光影响、核能政策、医保负担、公害诉讼等,日本政府要担心的东西不少。但在生命和公众知情权面前,这些都不应成为日本政府“捂盖子”的借口。

出于政治或其他任何目的而掩盖真相的行为,比灾难本身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