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4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岑洪桂在祭奠仪式上为当年遇难亲人献花。当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及遇难者遗属代表50余人,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的遇难者名单墙前举行清明家祭活动,祭奠被侵华日军杀害的亲人。来自日本的友人、澳大利亚青年代表等一同参加了祭奠活动。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摄

新华社南京4月4日电(记者 蒋芳)“亲爱的父亲,我们兄弟俩来看你啦!您安息吧!”83岁的马庭禄、81岁的马庭宝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哭墙”前一边鞠躬一边向父亲告慰。4日上午,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遇难者遗属50余人在这里举行清明祭扫仪式。据统计,登记在册的幸存者仅剩100人。

小提琴演奏着悠扬的乐曲《辛德勒的名单》,琴声哀婉忧伤,静静流淌,葛道荣、濮业良、刘民生、佘子清、王秀英、常志强、阮定东、岑洪桂、马庭禄、马庭宝、陈德寿等11位幸存者陆续到达,依次在“哭墙”前焚起香烛、献上花圈,还有人制作了小小的白花,贴在亲人的名字旁……9时祭扫仪式开始,人们在低沉的音乐声中向遇难同胞默哀1分钟。

90岁高龄的幸存者葛道荣在儿子的搀扶下找到了“哭墙”上亲人的名字,一遍遍摩挲着,长时间的凝视着,思绪仿佛回到了那个寒冷的冬天。1937年日本人打进南京,葛道荣家中男丁几乎被杀光,年仅10岁的他逃进安全区却被日本兵用刺刀刺伤右腿。“亲人们受害已经80年了,我也痛苦怀念了80年。今天我们在此家祭,是为了纪念亲人,也为了让更多人知道和平可贵。”

位于纪念馆南面的遇难者名单墙俗称“哭墙”,上面镌刻着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经历五次增刻后,目前“哭墙”上共刻有10615个遇难者姓名。截至目前,在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在世的幸存者仅剩100人。

马庭禄和马庭宝是一对亲兄弟,对于他们来说,家一半在身边,一半就刻在了“哭墙”上。他们的父亲马玉良、姑父杨守林、舅舅温志学都在安全区被日本兵抓走,拉到下关江边用机枪屠杀后浇上汽油毁尸灭迹了。“亲人们没有留下尸骨,这里就成了我和哥哥唯一能祭祖的地方。这段历史,我会一遍遍地讲给下一代听。”

已多次参加“清明祭”的日本友人松冈环在仪式后与几位老人拥抱、告别。“我理解清明节对于中国人的意义,所以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来。眼看着老人们一天天老去、逝去,我很心痛。这些年我采访了三百多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二百多名日本老兵,把他们的证言写成文章、拍成纪录片陆续出版和上映,就是希望日本政府能端正历史观,早日作出真诚的道歉。”

“花的种子哟,来自大海的彼岸,带着期待哟,在这里生根开花。和平的花,紫金草……”日本紫金草合唱团和南京小银星合唱团共同唱起了《和平的花紫金草》。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说:“和平是宝贵的,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这一刻,愿和平的种子在每个人的心中生根、发芽、开花。”

清明节期间,纪念馆接待参观人数超过10万人次。不少游客涌到了“哭墙”边,自发地献上菊花寄托哀思。当日,南京商业学校学生胡敏仪把一支菊花轻轻地放到墙根下,她曾报名参加了春节慰问幸存者的活动,今天又特意赶来悼念。“这是南京的伤痛,也是民族的记忆,我们这一代不会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