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岁“东北大爷”22次踏上北极

被称“北极摄影第一人” 受邀到联合国总部演讲

 

王建男在北极考察

67岁,很多人已退休在家安享晚年,但对摄影师王建男来说,他的北极科考之旅仍在进行。从2005年开始北极人文生态摄影考察起,12年间,他和妻子22次深入北极,用照片和文字向世界展示一个真实的北极,被称为“北极摄影第一人”。

因为他长期对北极地区人居环境的关注,还受邀到联合国总部演讲,在纽约举办个人新闻摄影展。“只要我走得动,就会一直走下去。”王建男用自己的传奇经历诠释着什么叫“不服老”。

王建男1950年出生于哈尔滨,是地道的东北人。他从摄影记者做起,后担任报社社长。2001年,王建男辞去了社长职务,去了加拿大的一家华人电视台任董事长。2005年的夏天,王建男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一名加拿大华人徒步去北极圈探险,图文并茂地呈现了北极地区的风貌。“有因纽特人坐着雪橇在雪地中飞奔,有戴着皮帽子在冰面上捕捉海豹,还有大型捕鲸船在北极捕鲸的血腥照片。”这让王建男有些动心。因为他从小就是一个喜欢“折腾”的人,对一切新事物都抱有浓厚的兴趣。

考察北极充满风险

在所有的22次北极科考中,第三次跟随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考察北极,对王建男触动很大,他决定把关注点放在人上,记录北极人的生活状态,通过镜头向世人展示真实的北极。“以前关于北极的生态环境,北极动物方面的纪录片很多,我主要从人文聚落方面进行考察。”

因为王建男长期对北极地区人文生态的关注,他也成为第一个在纽约举办个人新闻摄影展的华人。在一般人看来,北极探险,好玩而刺激。但王建男却表示,在北极旅游其实非常冒险。

最大的风险是掉入冰缝,要徒步到达北极点,沿途过程经常会遇到冰缝,在零下40摄氏度的气温下,背着20公斤重的装备,每走上1公里都要耗费极大的体力。冰缝小的只有几米,大的则有几公里,遇到冰缝,只能绕着走,有时,为了绕开冰缝,要多走十多公里。而在北极探险之前,必须先进行耐寒和体能储备训练。

如果不经过训练,到了极寒地区,手和脚首先会被冻僵、冻裂,手肿得像馒头一样,根本不能拿碗筷吃饭。同时要适应的还有北极地区冰冷潮湿的天气。靠近北极点的区域,空气非常潮湿,有时在浮冰上走5天,衣服全是湿的,到了休息时,第一件事就是生火烤衣服、靴子。

用镜头记录真实北极圈

更让王建男忧心的,是北极地区的传统生活方式正在工业社会的冲击下变得支离破碎。

随着全球变暖,海冰逐渐融化,北极熊的觅食场地越来越收缩,一些北极熊甚至不得不跑到岸上,伺机捕捉海鸟,成了“岩熊”,在格陵兰岛的一些因纽特人聚集点,也经常会有北极熊闯入。王建男甚至拍到北极熊因为饥饿,跑到垃圾堆中觅食的场景。

在加拿大的阿维特,一位猎人告诉王建男,随着气候变暖,捕猎现在变得更加危险。在20年前,当地的冰层厚度达到4米,但如今,海冰变得薄而脆,当地已发生多起猎人在狩猎时人连同雪橇犬一起坠入海里的事件。“那位老酋长担忧地说,如果海冰融化,他们的猎犬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几百年的习俗也会消失。”

在加拿大北极小镇剑桥湾,当地居民向他抱怨,现代生活方式对当地人的生活方式冲击太大了,镇上以前满街跑的是狗拉雪橇,但如今,咖啡厅、超市、餐厅到处都是,雪地摩托和小汽车也满街跑,小镇的安静被彻底打破了。很多年轻人也不再愿意住冰屋,吃海豹肉,他们甚至不愿意跟父辈学习捕猎技术。

足迹遍布160余个聚落

王建男的北极之旅成果相当丰硕:21次北极科考,足迹遍布北极圈内8个国家,160多个原住民居住点与聚落,采访多族裔原住民500余人,照片4万多张,考察札记200多万字。迄今为止,在国内十多个城市举办了以北极人文科考为主题的摄影展。

“我开始北极之旅时已经55岁了,我也不是富翁,我甚至没有钱买一台特别高档的相机,但这一切都不算晚。我觉得我能做成这些事,主要是因为我认定了一件事就一定要去做。”王建男说。

北极地区一共有200多个村落或聚集区。王建男说,他的目标是,在未来10年内,走遍北极地区所有的村落和原住民永久居住点。(记者 肖欢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