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怀六甲听闻母亲去世噩耗 坚持做完8台手术才赶回老家

一位成都女医生的生死抉择

听闻母亲去世,四川省人民医院医生唐耘熳仍坚持做完8台手术才回家奔丧 图为手术中的唐耘熳(前排右一)

“母亲去世我很痛苦,但我的病人还在等着我。”

“我想我努力工作,就是对母亲最好的追悼和怀念吧”

赶在清明小长假的第一天,唐耘熳回到了乐山老家。这位刚刚失去母亲的四川省人民医院医生,没能送母亲最后一程。

3月31日,母亲去世的噩耗传来时,医院里8位准备做尿道下裂手术的患儿,已经等了两年。唐耘熳坚持做完这8台手术,才回到乐山老家,望着母亲火化后一方小小的匣子痛哭不止。回想当初的抉择,她说,“母亲去世我很痛苦,但我的病人还在等着我。”

术前得知母亲去世 她仍坚持做完8台手术

3月31日中午12点过,刚吃过午饭不久,四川省人民医院小儿外科副主任唐耘熳换上了手术服,下午的任务很重,4个尿道下裂的孩子被父母专程从外地带到成都,等着她做手术。

电话突然响起,唐耘熳接起来,1分钟后她突然哭了,“老家哥哥打电话来说,母亲刚才意外摔倒,丧失了意识。”她的同事王学军回忆,当时唐耘熳有些着急,“我劝她先休息一下,等家人的电话,还可以临时给他们一些急救建议。”

手术时间到了,王学军和唐耘熳进了各自的手术室,王学军拿起手术刀,一位护士跑了过来,“王医生,你快去看看,唐主任哭得很厉害。”王学军赶紧过去,“从没见唐主任哭过,她刚刚又接了个电话,她的母亲走了。”

王学军又劝唐耘熳,“要不现在就赶回去,如果患者可以等,我们跟他们沟通一下延期。”唐耘熳平复了一下情绪,还是坚持完成了当天下午的4台手术。晚上,科室同事建议唐耘熳直接赶回老家,不过,她在微信群里回了一句,“母亲已经走了,回去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家里人在料理,我把明天的4台(手术)做了再走。”

王学军说,晚上,唐耘熳还在微信工作群里,跟我们讨论工作方面的问题。4月1日上午7点半,她又准时出现在医院办公室,当天由她主刀的4台手术结束时已是下午快2点。来不及吃午饭,她便直奔乐山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