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作品要想触及观众的内心,就应该真诚地反映大众的现实生活,而不是止于纯粹娱乐,回避社会现实。当下“爱情”剧、“幸福”剧接连热映荧屏,却远离真实的大众生活。人生困境和烦恼,社会现实与问题,本是自然常态,凡此种种,作品中却鲜有表现,凭空谈“情”说“福”,如何深入人心?

拿央视热播剧《乡村爱情故事》和《老大的幸福》来说,前者给人感觉似乎农村就只有恋爱、生孩子这点事,广袤的农村生活背景下农民的精神面貌的变化则少有表现,镜头只聚焦在几个“特点演员”身上,成了纯为演技而演戏的炫技表演;不仅视野狭隘,而且掉入作品内容服务“特点演员”的怪圈。后者更是为了表达“幸福 ”而绞尽脑汁塑造出一个“幸福人”的典型,主人公傅老大虽然在顺城生活状况很一般,但可以到京城帮助四个弟妹找到幸福,不管你是地产商还是机关干部,演员还是教师,都在“幸福典型”傅老大的帮助下一一找到幸福,而老大自己面对心仪已久的梅好却嫁给并不爱的富商,依然忘我地表达幸福。这离大众的生活视野太遥远了,远得有些脱离这个时代,有悖生活中的基本逻辑;这种向着喜剧概念又扭又靠的思维套路,着实有些“拧巴”。

漫长的20多天电视播放不如两个小时的电影来得深刻,同是范伟主演的电影《耳朵大有福》,感觉就很不一样。《耳朵大有福》中的王抗美为什么如此让人动容?这位退休的火车机修工,除了修火车啥都不会,试图做点什么贴补家用,无论是摆小摊儿擦鞋,还是蹬人力车,均以失败告终;唯一让他燃起希望的是年轻时曾在厂子里领唱过长征组歌,但时过境迁,他憋出了眼泪也没唱动老板的心 自己有气喘病,老伴住院治疗需要钱,女儿女婿的婚姻危机他无能为力,面对弟弟对父亲的不孝又力不从心,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中年危机”再平常不过,因此更能打动人心,人到中年,个中滋味让观众观看时百感交集。表现人生困境要真实,表现幸福同样不能脱离现实,体味生活、挖掘细节依然是艺术创作者不能不做的功课。真实是最动人的力量,真诚是最大的软实力。影视作品真实地再现生活比表现技巧更重要,它不仅能够打动人心,同时也能疏导民众心理,促进社会和谐。

《老大的幸福》宣扬一种幸福观,既幸福与社会地位的高低或财富的多少无关,幸福源自人的内心。这从常理上讲是行得通的,但却是唯心的,也是违心的。尽管演员呈现的“范式”幽默口碑还不错,但演技再高,给人的感觉也是演员演得太累,表情太僵,情节衔接显唐突,结尾更是让人难以接受;原因就是作品缺乏从生活中来又回到生活中去的真实与朴素。(王呈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