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网络广播电视台讯 22日上午,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迎来一群“特殊”的乘客:他们就是刚刚在里约残奥会上揽金夺银的我省参加残奥会的运动员和教练员。里约残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中有4名黑龙江运动员,分别参加乒乓球、田径、举重等3个大项6个小项的比赛,乒乓球运动员赵平获得男子团体TM3项目金牌,乒乓球运动员马麟获得男子团体TM9-10项目金牌,田径运动员吴晴获得女子铅球F36级银牌,举重运动员李凤梅获得女子86公斤级举重第4名。没有人群的簇拥,这些运动员们的脸上写满淡定。谈及成绩之余,每个运动员都很低调,不想过多强调他们的不易和艰辛,但了解的人都深知,残奥会奖牌的背后,是他们比常人多出数倍的付出和辛劳。

轮椅上绽放的生命

赵平是一个言语不多的典型东北汉子。因高位截瘫坐在轮椅上的赵平,夺得男子团体TM3项目金牌。谈到夺冠,朴实的东北汉子坦言,“对手都很强,没想到这次能拿冠军。”从机场回来的路上,赵平把金牌一直挂在脖子上,记者借来他的金牌拿在手中,感觉一下金牌沉甸甸的分量。28个、20个、18个,这是本届里约残奥会金、银、铜牌中被分别植入的小钢球数量,轻轻一晃,便能让有视力障碍的运动员听到“胜利的声音”。

参加残奥会的运动员们比谁都知道“胜利的声音”的分量。年逾五十的赵平由于一场车祸造成高位截瘫,一度心灰意冷,对生活失去信心。后来在电视上观看2000年悉尼残奥会时,赵平看到了轮椅乒乓球比赛,心里为之一振。因为有乒乓球基础,他想尝试一下,给自己一个机会。健全人无法想象高位截瘫的人坐轮椅打乒乓球的艰难。赵平说,他当时连轮椅都坐不稳,于是他先从生活自理开始,克服一个又一个的困难后,赵平找来会打球的朋友推他去球馆训练,可是高位截瘫的他大小便失禁,要想保持训练时间就不能喝水,大运动量训练后不喝水的痛苦感觉可想而知。经过一年多的刻苦训练,赵平在2002年黑龙江省残疾人运动会乒乓球比赛中获得轮椅组冠军,入选国家残疾人乒乓球队。今年,他终于在里约残奥会登上最高领奖台,圆了自己的梦。

残奥会是一场集结号

对于我省残疾人运动员来说,残奥会就是号角,每次将他们召集在一起集训。与健全人竞技体育训练选拔系统不同,残疾人体育有完全独立的训练体系与选拔机制。

赵平介绍到,残疾人入选国家队有自己的竞争机制和比赛要求,他们平常训练以省内集训为主,由于需要有高水平的轮椅乒乓球运动员做陪练,省残联一般都是安排他到省外训练,只有国家组织集训时才进国家队训练,基本上是常年在外。

家在东宁县的李凤梅就是这样被选入国家残疾人举重队的。爱说爱笑的李凤梅1999年参加黑龙江省残疾人运动会,2011年在广州残亚会取得女子举重冠军。这位笑声爽朗的女人,孩子已上大学,家庭幸福美满。“我们的训练只要不受伤就没有什么太大风险,去年省残联在我们县设立残疾人举重训练基地,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县里练举重,备战重要比赛,有时也会安排在哈尔滨体育学院训练。”李凤梅对记者说。

目前,我国实行“县级发现、市级选送、省级培养、国家提高”的四级联动残疾人培养模式,正是该模式为我国参加残疾人国际赛事输送人才。根据中国残联体育部提供的数据显示,现在全国挂牌国家级和省级残疾人体育训练基地分别为34个和225个,为残疾人运动员训练、竞赛和群体活动提供场地和服务。遗憾的是,我省至今没有一个专门的残疾人体育训练基地,我省残疾人体育训练基本上靠借用省体育局和各大高校场馆的空闲时间进行。

残奥会结束 关注无终点

残奥会后,张海迪提出的问题引人深思:“残奥会只是灿烂的瞬间,而残疾人一生都会伴随痛苦。我们怎么样才能在赛后给予他们更多的爱、关心和照顾?”对于赵平、马麟、吴晴、李凤梅等运动员来说,在里约残奥会上揽金夺银是身残志坚的“拼搏最直白的体现”,但对于他们而言,欠缺的不是别人的同情,而是社会的尊重和平等对待。

据省体育局和省残联相关人士介绍,“在以前,残疾人体育训练模式通常是短期的、走读形式的。”业内人士还表示,目前这种状况有所改观,同时产生变化的还有教练群体,“以前的残疾人体育教练队伍大多由训练健全人的二三线教练、业余体校或省残联自己培养的教练组成,但随着国家体育总局及各省市体育局的支持,高水平教练的数量有了提升。”22日,记者看到我省知名乒乓球教练、孔令辉的启蒙教练赵守礼和来自省体育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的投掷教练张珩。他们都是投身于残疾人体育运动的高水平教练,他们的出现让人看到残疾人体育运动的希望。

据中国残联体育部数据显示,目前,我国设立残疾人健身示范点3591个,培养残疾人体育健身指导员42148名。截至2015年底,我省累计创建省级残疾人群众体育活动示范点43个,培养省级残疾人体育健身指导员420人,创建地市级残疾人群众体育活动示范点14个,培养地市级残疾人体育健身指导员279人。残疾人能在基层就近、就便参与体育活动,并获得健身体育、康复体育的专业咨询及指导。

正如张海迪所说,尽管残奥会中国队硕果累累,但拿奖牌的残疾人只是少数,大多数人还有许多困难,而少数人的作用正是给予“大多数人”希望。从他们身上,真正印证了这样的话:坚强的人并非生命中没有痛苦,而是他们有力量跨过痛苦的桥梁,抵达更加富饶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