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报4月17日讯 哈尔滨市政府、哈尔滨铁路局发布《关于哈站改造工程涉及霁虹桥文物保护征求公众意见建议的公告》后,连日来,相关部门接到一些市民的来电来信,表达关注。哈站改造工程相关部门也就此召开多个座谈会,并征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意见。大家认为,近年来,哈尔滨城市变化很大,高铁、路桥建设成果明显,城市环境日益改善。面对城市交通的拥堵、铁路建设的机遇、市民安全出行的需求,对哈站周边区域改造包括对霁虹桥的文物保护,将会对哈市经济社会发展发挥更大作用。

 

据哈市城乡规划局介绍,目前哈站周边区域存在路网体系不健全,过境交通和集散交通高度重叠,周边地形及用地条件对地区路网制约因素较多等诸多问题。解决该区域交通矛盾,已经是哈尔滨市一项迫在眉睫的重大民生问题。据哈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介绍,哈站区域日常高峰小时流量7200辆,交通已达到饱和状态,尤其在交通高峰时段,拥堵情况更加严重。哈站改造工程相关部门表示,如今霁虹桥承载能力不能满足市政交通荷载要求;通行安全存在隐忧;无法满足规划建设铁路线的穿行需求……在城市快速发展的今天,曾经仅有行人、马车和少量机动车通行的霁虹桥已经力不从心。

 

说到霁虹桥的现状,哈市政协委员、哈尔滨工程大学教授滕万庆表示,作为哈尔滨人,不能忘记历史,霁虹桥作为建筑文物承载着这座城市的品位,但城市是向前发展的。保护霁虹桥是保护城市品位,对哈站区域进行改造,也是为了提升城市品位,二者是不矛盾的。对霁虹桥的保护应包括对其结构、功能以及位置的保护。但根据铁路专家的分析,原址保护霁虹桥已无法满足交通疏解、通行安全及多条高铁穿行的需要,如果不能对霁虹桥进行原址保护,将其“原汁原味”平移到离旧址不远的地方加以保护,不失为一种好办法。这样可以使其避免成为城市交通的瓶颈,可以为移址后的霁虹桥减负,使其焕发青春。

 

据铁路建设部门介绍,近几年开始,哈尔滨抢抓国家加大铁路基础设施建设的重大政策契机,综合考虑城市中心区域总体规划和交通承载能力、旅客出行便利程度等各因素,最终框定了哈站7台13线的改造总体规模,哈齐、哈佳、哈牡和滨洲等8条铁路线将从霁虹桥下引入哈站,但现有霁虹桥的孔跨、净高、承受能力都无法满足需要。

 

哈市政协委员、哈市环保局高级工程师杨晓娣说,哈站周边区域改造包括对霁虹桥的文物保护是百年大计、民生工程,将对改善区域环境、疏解区域交通起到积极作用。因此,应尊重现代规划理念,优先技术问题的解决,打造与现代的城市气息、发展的迫切要求相吻合的城市动脉与城市心脏。哈站周边区域改造包括对霁虹桥的文物保护应本着技术一流、世界一流的标准,使其在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不落后。

 

据中铁大桥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介绍,桥梁结构的设计基准期为100年,特大桥、大桥、重要中桥的设计使用年限为100年。霁虹桥为重要中桥,建成于1926年,即便按100年的设计使用年限计算,目前已使用了90年,剩余设计使用年限不多。2004年霁虹桥被定为4级危桥、限载12吨,并在高峰时段实行单双号限行,控制车流量。2015年9月,被国家权威机构鉴定为技术状况D级,承载能力已不能满足市政交通荷载要求。

 

说到桥梁使用安全问题,哈市人大代表、哈尔滨双新集团董事长吴文峰说,目前霁虹桥已经严重破损,一旦有重型车辆经过,危险系数很大。霁虹桥连接南岗、道里、道外三个区,地处重要交通节点,继续使用存在交通安全隐患,也是对文物的破坏。霁虹桥无论作为文物保护还是适当发挥其功能作用都非常重要,建议对霁虹桥的保护方案为桥上覆盖新建桥梁或者就近平移,将其变为步行和非机动车行驶的专用桥,同时赋予它历史记忆和景观旅游的功能。

 

对于“原汁原味”保护,杨晓娣认为,霁虹桥与城市情感难割难舍,早已融入哈尔滨人的血液。因此,原汁原味地保留,是不可置疑的。如果对霁虹桥进行迁址保护,应保存原结构、原材料、原形态,满足哈尔滨人对霁虹桥的深厚情感。

 

哈市人大代表、黑龙江省工商联房地产商会会长桑洪说,霁虹桥牵动着每个哈尔滨市民的心,是记录哈尔滨历史的地方。目前霁虹桥的确存在交通承载能力不足、安全等级低的问题。对霁虹桥如何保护,还是应该再请相关专家研究论证,希望能在城市建设和原址保护霁虹桥的平衡中,寻找到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

 

哈站改造工程相关部门表示,哈站周边区域改造包括对霁虹桥的文物保护完成后,道路通行能力应有较大提高,使道里、道外及南岗跨区联系进一步增强,城市中心区路网更加顺畅,对打造以哈尔滨为中心的黑龙江快运客运枢纽,加快黑龙江融入全国高速铁路网,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连日来,广大市民也对哈站周边区域改造包括对霁虹桥的文物保护工作予以关注,为之积极献计献策,对哈站周边环境改善、交通规划、铁路建设以及景观设计等方面提出意见建议,大家对改造后哈站及其周边区域呈现的全新面貌寄予了希望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