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在美国,南海问题近年来是各大智库和研究机构研讨会的热门话题,许多研讨会因为能请到负责相关问题的政府和军方高官对美国南海政策进行解读而备受关注。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当地时间21日在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的一番话引发多方关注。CSIS当天举行“南海问题年度会议”,拉塞尔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后被问到美国最近在南海问题的一系列动作是否代表美国已经改变“中立”立场时,他作出了上述回答。他解释说,美国只是在主权声索问题上不设立场,但是很关注声索国如何推进主权声索以及声索国的行为应该以国际法为准则。他称,美国支持菲律宾通过国际仲裁解决争端。一旦国际海事法庭作出裁决,作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字国,仲裁对中国和菲律宾都有约束作用。

“美国之音”称,拉塞尔还不点名地指责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和观念,称“某些声索国在这个问题上绝对化的政治立场使得各国通过谈判解决领土争端几乎不可能”。“他们称其声索的领土,不管距离他们的海岸线有多远,是祖先留给他们的。这让我们怎么选择?”他还表示,“这些海事和领土争端本质上不应该是美中关系的问题。这是中国与邻国的问题,最终是关系到中国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大国的问题。但由于很多原因,中国与相关国家在南海主权争端及各种成问题的行动,已成为美中关系严重摩擦的领域。”

引发拉塞尔这番回答的是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的提问。他21日出席CSIS南海研讨会时表示,在“填海造地”问题上,相较其他国家,中国是个“后来者”,其做法是为了维护自身合法利益。《环球时报》赴美国特约记者在会场看到,注册参会的有350人,主要是来自澳大利亚、新加坡、菲律宾、越南等国的学者及美国政府官员、学者,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日本记者很多。

也许是为了避免被舆论认为不公平,拉塞尔在讲话中称,“我们不是支持菲律宾反对中国,但我们捍卫菲表达立场的权利,这不是偏见,这是公平”。拉塞尔的表态遭到多名记者质疑。台湾中天电视台记者问道:“菲律宾当年建岛时,为什么美国保持沉默?为什么当中国开始建岛后,你们就加大批评呢?”《环球时报》特约记者问拉塞尔,“同样的争端如果发生在加勒比海,美国是否也会用法律的手段解决问题?”拉塞尔含糊地说:“我个人希望如此,法律是没有地理分别的。”

拉塞尔的表态立即在太平洋另一边的日本引起强烈回应。日本媒体22日集中报道了拉塞尔的演讲内容。《读卖新闻》22日称,拉塞尔对中国主张的“九段线”进行了批评,认为“中国几乎主张了对南海全境的主权太过分”。报道称,美国政府在有关领土问题上一直采取中立立场,但由于中国按“九段线”主张将填海造岛正当化,所以美国显出比以往更强硬介入的态度。日本《外交学者》网站称,拉塞尔的讲话是美方在南海问题传统说法之上的一种“更明确姿态”,表明美国将以“各种方式,包括履行同盟条约,来捍卫美国利益和规则”。

“尽管美国此前官方表态一直声称在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但实际上美国已经完全偏向日本、菲律宾等国。”刘锋22日对《环球时报》表示,拉塞尔声称应在国际法原则框架下解决问题,支持菲律宾提出的国际仲裁案,实际上只是想约束、遏制中国。刘锋说,拉塞尔的话真实地反映了美国的南海战略。美国口头上说不参与南海主权声索国的主权争议,但本质上是不希望南海问题轻易解决。这样美国才有在南海地区长期保持军事存在的借口。

南京大学中国南海协同创新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朱锋也表示,虽然拉塞尔这样说,但美国的关岛、塞班岛等海外领土离美国本土的距离远得多,美国人放弃了吗?

【环球时报赴美国特约记者 夏天 环球时报驻外记者 孙卫赤 李珍 孙微 青木 陶短房 环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 曲翔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