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800多万善款因何“走错”了地方

民间爆料人周筱赟一直“盯着”天使妈妈。

他公开举报称,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以下简称“儿慈会”)“天使妈妈基金”长期以公募名义私设小金库接受大量捐款、不入公账、多头收款、涉嫌私吞公众捐款等问题,“且对方明确表示,中国哪条法律写个人账户接受捐款违法?”最近,他把举报信送到了北京市民政部门。

经多方核实,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儿慈会“天使妈妈”基金于2010年1月1日至2013年3月30日期间,通过个人两个银行账号、个人支付宝账号和现场收款等方式,收到来自公众的善款8296209.85元。

从民政部的调查情况看,上述行为属于违规。目前这些善款已经全部回归到儿慈会账上,没有造成公益资产的流失,也并未发现儿慈会存在主观故意违法违规行为。

然而,一些问题仍然值得讨论:谁能发起募捐,账户如何管理?善款进入个人账户,存在哪些风险?公益组织应该如何规范和监督有关行为?

公布私人账号募捐,到底是什么性质

“天使妈妈”伴随着民间公益的发展一路走来。

“天使妈妈基金”在新浪的微博介绍了该团队的组织社会化发展过程:从2005年起,一些在论坛上活跃的白领妈妈各自筹款救助儿童,逐步形成一个团队,从而发展为专项基金,乃至基金会。“从2010年至2014年1月底,天使妈妈专项基金在儿慈会平台上呈现的数据是33030笔”,“数量庞大的捐款人队伍”和“大规模的志愿者参与”,“这是一些全国性的大型公募基金会都难以达到的广度”。

2008年、2012年,“天使妈妈”两次获得我国公益慈善最高奖——“中华慈善奖”。2012年,“天使妈妈”基金报送“天使妈妈大病患儿紧急救助项目”,获北京市民政局颁发2012年度“首都慈善奖”。

然而,在周筱赟看来,“天使妈妈”存在着明显的违规操作:“长期且至今以公募名义私设小金库接受大量捐款。”

他公布了几张网站截图作为证据。

其中一张截图日期是2008年5月13日。自称是“邓姐”的发起人在一个网站上公布了户名为“邓志新”的工商银行账户和支付宝账户,并“呼吁个人捐款不要再捐到红十字基金会下的天使妈妈账号……因为红会近期工作量太大,短期用不上。”

一张截图日期为2012年3月19日的网站帖子中称“我还是建议大家把钱捐到愿天下孩子都幸福的邓大姐那里,这样钱可以马上转到医院……”下面也同样写着户名为“邓志新”的银行和支付宝账号。

公布私人账号募捐,到底是什么性质?

天使妈妈发起人之一邱莉莉女士曾在微博上写道,“请周先生回复,中国哪条法律上写个人账户接受捐款违法?天使妈妈使用个人账户接受捐款,收支明细随时公布,管理严格,捐赠人认可。”

但在周筱赟看来,使用个人账户接受捐款是否违法,要看发起捐赠的主体是谁。

他说,民间确实有采用私人账户接受捐款的情况,比如民间人士在网上发起为某个孩子捐款的活动,但这属于民间自救形式,而不是像天使妈妈有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华儿慈会等官方背景。

“从逻辑和常理来看,慈善组织接受的是公众捐款,天使妈妈并非独立法人,必须挂靠在公募基金会的名下才能接受公募,并且应当在所属基金会进行公示。以私人账户接受捐款,从任何一个角度而言,都是违规、违法乃至犯罪的行为。”周筱赟说。

此前天使妈妈在接受采访时曾称,虽然不再对外宣传此前的私人账户,但是仍有一些捐助者记得这个账户,并向内捐助善款。对于这些进入私人账户的捐款,天使妈妈一直在向外公示。但在周筱赟看来,如果真的要整改,只要把相关个人账户销户就解决了,没有什么理由再保留这些账号。“捐款没有进入公账,就不用开捐赠发票,根本无从监管,不纳入审计范围,公众很难知道到底存在多少个这样的私人账户,其中的捐款到底到哪里去了”。

此外,天使妈妈曾称,捐款到公账后“拨款特别慢”,所以才用私人账户接受捐款。但在周筱赟看来,这也不是开设私人账户收集募款的理由,“如果出于救治患儿的应急考虑,完全可以设备用金,这是合法的。但天使妈妈为什么不这样做呢?”